韓國的玻璃心又碎了!這次打擊比韓企損失1000多億更嚴重

15053267005523.jpg

 

送到嘴邊的肉都吃不到,這應該是最令人沮喪的事。面對連續8天的黃金周,面對至少600萬的大陸出境遊客,韓國的旅遊業者似乎已經提前投降,認定銷售額至少將同比減少30%以上。這並非危言聳聽,因為90%專門接待大陸遊客的旅行社已經關門,2016年銷售額大漲出現20%-40%的盛況已經成為絕響。

Advertisements

15053264439419.jpg

「海外探客」在原創文章《還是沒虐疼韓國?損失1000多億后,韓方想部署「海上THAAD」》里提到,由於韓國當局的蠻橫與一意孤行,韓企在華遭遇用戶的自發抵制,口碑和銷售都一落千丈,受此影響,10家主要韓企股價出現跳水,同比降幅超過27%,蒸發市值接近18萬億韓元(約為1024億人民幣)。但韓方並未反思自身的過錯。

Advertisements

根據韓媒報道,在請求無果之後,韓方氣急敗壞,再次準備惡人先告狀,來次硬的。針對韓企遭到抵制的現狀,青瓦台準備第3次在世貿組織鬧事,試圖強迫中方撤銷相關限制措施。可以看出,反制措施的確讓韓國非常難受,否則也不會為了拯救旅遊業和零售業而再次做無用功。

可以說,韓方的舉動其實就是做給國內看,意思是「我已經竭盡努力,但還是被欺負」。可文在寅當局營造的悲情氣氛並不能掩蓋其戰略的失誤與短視。砸了鄰居的鍋,還想賺鄰居的錢,這就是痴心妄想。

15053264434242.jpg

Advertisements

事情還沒完,做錯事,就要受到懲罰。根據韓媒報道,高句麗、渤海國與百濟都首次被「故意」編入中國歷史教材,按照中國歷史年號敘述。韓國陸軍士官學校一個教授日前指出,包括《百濟歷史編年》、《高句麗歷史編年》、《東北古代民族歷史編年》在內的5冊叢書都做出了如此安排。

而中方編者則認為:「雖然百濟在4世紀中葉遷移到漢江流域,但這改變不了百濟歷史屬於中國歷史的事實,因為從公元前200年到公元400年這600年間,漢江流域屬於中原王朝。」

長期以來,為了顧及兩國的友誼與韓方的情緒,中方在這個問題上都禮讓三分。譬如2004年7月,中國申報的「高句麗王城、王陵及貴族墓葬」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是中國的第30處世界遺產。但2007年長白山的申遺工作受阻,不得不改為申報世界地質公園。然而史實不能因為外交糾紛而扭曲,真理永遠是真理。中方這次選擇主動出擊。

Advertisements

韓國不少人在影視劇和書本里歪曲和污衊中國歷史上的傑出人物,肆意篡改歷史,為本國的民族主義張目。特朗普一句「韓國歷史上曾是中國的一部分」,就讓不少韓國人的玻璃心碎了一地。所謂的「大高句麗帝國雄霸東北亞,擊敗百萬隋軍,與唐朝軍隊爭雄」,只不過一小撮韓國人編造的謊言。

直到晉朝,半島都沒有什麼文明國家,中原王朝只是稱之為「韓穢」。公元503年出現一個叫新羅的國家,是韓國的直系祖先。事實上,作為游牧漁獵民族的高句麗是鮮卑族的一支,長期生活在中國東北大興安嶺,接受中原王朝的管理。668年,唐朝大將薛仁貴率軍攻滅高句麗,將176城納入版圖,40多萬高句麗人移民中原。735年,大唐將大同江以南賞賜給已經跪服的新羅,雖然新羅與高句麗都臣服於中原王朝,但新羅本身與高句麗並沒有什麼關係。如今種種誤會都是把高句麗和高句麗滅亡200年後出現的「王氏高麗」相混淆。

Advertisements

15053264445668.jpg

韓國很多人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韓國17個機構和團體曾發表聯合聲明要求中國停止把高句麗史編入中國歷史。這種依據主要是因為數十年前照顧那個友好盟邦的感情,而把高句麗划入世界史,完全是學術服從政治。20世紀70年代韓國的民族主義沉渣泛起之後,又抓住這個把柄,開始大肆鼓吹歷史上的所謂帝國榮光,指責堅持史實的中國有「戰略意圖」。

如今中國主動出擊修正教材,猶如給了韓國一記耳光,提醒其不要數典忘祖,這種打擊比韓企損失1000多億更猛烈。縱然韓國「池小王八多」,出門「遍地是大哥」,但亂認祖先也是不對的。探客認為,韓國越是炒作「戰略意圖」,大國越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理越辯越明。韓方部署THAAD,看似是軍事對抗,實則是整個國家利益的衝突,既然如此,就要從經濟、政治、學術等多個戰場同時開火,不能心軟,唯有如此才能讓韓國知道後果的嚴重性,幫助其改變記吃不記打的民族劣根性。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facebook line